人民币两日连涨 监管是保汇“根本之策”?

来源:新京报时间:2017-01-06 10:41:08

  楼市调控的循环往复证明,仅仅限制购房者只会造成饥饿营销。在自己筑起的大坝之外,才是外汇供给侧供应的最大水源。

  据媒体报道,北京时间1月5日13点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急速拉升,自6.87开始快速下破6.83,短暂盘整后破6.80大关,1小时多的时间上涨700点;同时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收盘报价6.8817,创近11个月最大单日涨幅,较上一个交易日夜盘收盘大涨489点。

  1月3日央行外汇局出手,次日,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暴涨,至昨日再引热议,收复了好几个所谓的“台阶”。诚然,人民币回升舒缓了市场近日的担忧情绪,然而,这一战术性的“成功”真的证明了战略的正确吗?

  如果一个封闭池子,只有出水管,没有进水管,那么这个池子会枯竭;如果加一个进水管,但没有出水管放水多,也早晚干枯;根本办法是,打开封闭池子堤坝,让池水融入江河湖畔,局部地区的水量才会长久。

  这里的池子就是外汇储备。现在我们做的是在筑起大坝,控制出水管流量,并且仅限于老百姓那个小出水管,而更大的出水管——银行、保险公司、大公司海外投资、银行外汇贷款、援助等,依然在外流。

  如何解决呢?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炸掉池子大坝,放开资本项下管制,让人民币融入国际货币体系,实现可自由兑换才是解决之策。事实上,影响汇率走向的根本因素是:经济基本面,通胀水平和资本收益。

  美国量化宽松而物价并未飞涨因为什么?因为全球都在抢美联储发的钞票,人民币国际化后,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SDR篮子货币之一,人民币比绝大多数国家的货币强硬,支撑人民币坚挺最重要的因素是其背后坚韧勤奋的中国劳动人民。对国内,通胀压力也会得到一定缓解。并且,外国或其他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将储备人民币,外汇也自然流到了池子里。

  既然如此,又为何要进行外汇管制呢?保汇和维持汇率的相对稳定或许是根源所在。自8·11汇改后,人民币对内高估值得到日趋修正,并随即开始了兑美元的波动性贬值征程。当然,波动过程中难防非理性贬值现象的发生。如果汇率发生大幅变动,一方面将对国际贸易中的进出口企业产生严重影响;另一方面,也会诱发短期的盲目换汇热潮,造成外储的进一步流失。这也是虽然确定了人民币国际化的长期目标,但我国始终难以放开外汇管制的原因。

  那么,放开管制的风险与收益,究竟孰轻孰重呢?日前,有声音称,若资本管制彻底解除,为了分散风险,公众会把相当比例的存款转变为外币存款或其他外币资产,而这种事情在短期内发生,对中国金融稳定的冲击不言而喻。

  事实上,资本市场本就收益与风险并存,风险的存在不能成为必然限汇的理由。即便是再健康的银行,发生集中挤兑也会出现倒闭,对于货币可自由兑换的东南亚,照样出现了危机。从国际经验看,所谓集中挤兑潜在风险的迸发,除非是国家在动乱时候放开,否则还未有先例。况且,正如水池的比喻,随着监管的拉长,池水出水日渐增多,风险也在累积增加。

  用汇监管并非上策,这倒与我国楼市调控有某些相似之处。众所周知,在房价高企的背景下,楼市调控政策出台已非朝夕,但却始终难以摆脱越调越涨的怪圈。其实质是,所谓限购也是对购房者筑起大坝。美元或外汇,如同房子也是一种商品,对老百姓购汇的限制就是所谓限购,但这种限制却会长期诱发民众的购买预期。

  外汇池子大坝的加高加固,虽是为了蓄水,但实际是舍本逐末。真正的保汇措施是炸掉大坝,融入国际洪流,虽然有池水流出,但也会有大量资金涌入,这亦是化解通胀的有效措施。如果非要从流出上关闸,那也应是从公司、海外贷款、援助等方面展开,并且加强对到期贷款的及时收回,对造成损失的不良贷款追究终身责任人责任,如此一来,相信外汇损失势必锐减。

  楼市调控的循环往复证明,仅仅限制购房者只会造成饥饿营销,在自己筑起的大坝之外,才是外汇供给侧供应的最大水源。□贺江兵(学者)

责任编辑:韩鹏飞
上一篇:2017年推出注册制?条件仍不成熟
下一篇:振兴实体经济靠什么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