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2016 年 12 月 29 日

三问医生“回扣门”何以屡禁不止?

actor 策划:王明月
摘要 近日,央视一则关于上海、湖南两地多家公立医院医务人员吃回扣的新闻,再次将“药品回扣泛滥”问题推到公众视野。医生吃回扣现象早已不是新鲜事,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现象屡禁不止?又该采取哪些手段根除这个顽疾?

最新消息

  •   12月24日,央视新闻调查再度让药品回扣这一业内“潜规则”曝光,记者暗访上海湖南多家医院,发现医生吃回扣严重;当地卫计委介入调查,湖南一医生被停职。在大城市的医院里,长期存在一些不看病的“特殊患者”,这些被称为医药代表的“特殊患者”通过天天跑医院向医生推销药品。医生开出处方后,只要患者购买了药品,医药代表就能获取近10%左右的提成。而他们返给医生的药品回扣,比例高的也在40%左右。12月25日凌晨,国家卫计委网站连夜发文,称对央视报道高度重视,并立即要求上海、湖南两地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对涉及的高价回扣事件展开调查,对违规人员依法严肃处理。

  • 回扣占药价高达四成 究竟有多暴利?1

    002.jpg

      

      有媒体报道称,上海、湖南两地的6家大型医院医生收受的回扣占药价比例高达30%至40%,部分药品中标价高出市场价数倍之多,且医生更倾向于开回扣比例高、金额大的药品。药价虚高,破坏的是公立医院的“姓公”本质;医院逐利,伤害的是群众获得感。

      根据国家卫计委发布的《2015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全国医疗总费用中,门诊药费占48.3%,住院药费占36.9%,而英美等发达国家药费仅占10%左右,我国药价降“虚高”还有较大空间。

      第十一届芜湖市政协常委周蓬安在其文章《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用一个个的事例道出了药品虚高的程度:

      2010年,湖南湘雅二医院“芦笋片利润1300%”的丑闻曝光之后,没几天记录就轻松被打破,同样用于治疗癌症的一种叫做“恩丹西酮”的药,陕西省物价局核定的利润竟高达2000% ;2011年,广东某医药公司订货单在宁波遗失,捡到该订货单的网友发帖显示,一款名为“甲枫霉素肠溶片”的药品为例,其供应价为6.4元,零售价则为78元,二者相差12倍。如果“这种药如果订货1000盒以上,订货价可以更低,约2.7元”,零售价则为供应价的近30倍。

  • 回扣之风何以屡禁不止?2

    008.jpg

      招标制度存漏洞

      我国目前的药品价格构成比较复杂,包括成本价、出厂价、批发价、招标价和零售价。1996年以来,中国医药行业经历了32次整体性的强制降价。

      始于2000年的药品招标制度,旨在通过政府统一采购,降低药品进入医院时的价格,防止企业和医院之间通过商业贿赂抬高药价。但在实际运行中这一制度对药价的约束作用有所“扭曲”,大多数药品的政府招标价格高于市场价格。医生之所以最高能吃40%的回扣,就在于这里面存在巨大的价差。调查发现,药品中标价是市场价批发价的数倍,最高超10倍。这给了医药代表上下其手的机会,也给了医生“以权谋私”的空间。

      “以药养医”桎梏下的利益诱惑

      据统计,全国医疗总费用中,门诊药费占48.3%,住院药费占36.9%,而英美等发达国家药费占比仅为10%左右。由于医患信息不对称,医生手中的权力就容易滥用;而医疗服务价格的管制,又带来了医生“利从药出”的道德风险。如果医生的主要收入是靠医疗服务、诊断质量来获取,而不是靠药品加价,那么医生就有动力来减少开药,医药代表也就没有了寻租的空间。

      因为财政投入不足、药品收入占医院和医生收入结构的“半壁江山”,是我国公立医院长期面临的尴尬。一旦砍断原有利益链条和经济来源,医院势必面临巨大的资金缺口,医生收入势必锐减。而如果正常补偿不到位,将直接影响到医院的正常运营和医务人员的工作积极性。

  • 如何治本?3

    001.jpg

      推广“两票制” 减少流通环节

      《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就强调要构建药品生产流通新秩序,积极鼓励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城市推行“两票制”(“两票制”是指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以“两票”替代目前常见的七票、八票,减少流通环节的层层盘剥,并且每个品种的一级经销商不得超过2个),压缩流通中间环节,降低虚高价格。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改革招标采购机制,允许公立医院单独或组团采购,催生优质低价的药品市场。

      不过,在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室特约研究员贺滨看来,“两票制”并不是新事物,十年前广东省就试行过“两票制”,但由于种种原因并未落地。“两票制”在本质上就是减少流通环节加价,再者促使税票合规以控制高开高返。

      解放医生资源 建立竞争机制

      仅仅通过减少流通环节,是不可能降低药价的,因为药品的终端价格并不取决于生产和流通成本,而取决于供需博弈或招标程序,无论中间经过多少流通环节,都不可能影响终端价格,而只能影响流通环节的利益分配。药价虚高不是一个独立的药品流通问题,它与我国特有的医疗制度息息相关。

      要改变药价虚高的局面,就必须彻底改革医疗行业的行政化体制,解放医生资源,建立竞争机制,让医生在市场上通过公平竞争获取合理收入,否则,无论是取消药品行政定价、消灭医药代表、实行药品零差率或“两票制”、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普遍提高医生工资,还是取消药品集中招标,或者试图提升医生的道德水平,都无法彻底解决药价虚高、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

      破除“以药养医”机制 方为治本之策

      破除以药养医机制,从制度上截断医务人员与药品之间的利益关联,方为治本之策。  而医药分离的关键是要放开处方外流,其前提就是需要有关方面大力推进电子化处方,让患者无论是选择医院还是社会药房,都没有障碍。如此一来,不仅可以有效杜绝医生吃回扣,且有助于形成药品价格竞争,还可以帮助解决公立医院药房药品虚高问题。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医药处副处长朱德政亦指出需要打组合拳来推进医改:“地方改革实践证明,仅靠推进医药价格改革的单一措施,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当前存在的问题,也不利于建立公立医院科学合理的补偿机制。在推进公立医院医药价格改革的同时,应加快推进财政、医保、医疗控费、医院管理等方面的改革步伐,协同推进,形成政策合力。”

今日话题

全部话题
扫码分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