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016 年 12 月 22 日

曹德旺“跑路”,戳中中国实体经济的痛点

actor 策划:万星言
摘要 日前,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的一段有关其计划投资10亿美金在美国建厂的视频红遍网络。随后,各种关于中国制造业成本上升,许多大型公司跑到海外办厂的新闻不断发酵。

最新消息

  •   54xxxxxxx.jpg

      日前,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的一段有关其计划投资10亿美金在美国建厂的视频红遍网络。随后,曹德旺回应表示,“跑路”传闻并不属实,只是正常海外投资。虽然曹德旺没有“跑路”,但一时间,这件事引发了社会对于制造业成本的热议,进而引发了对于中国高税负的讨论。


  • 曹德旺事件=中国实体经济的一角缩影1

    50.png  

      目前,已经有不少企业“出走”海外。公开数据显示,仅仅从2012年7月到2013年中旬,内地企业赴境外主要资本市场的IPO数量已超过40家,且股价表现良好。2014年中企海外上市96起,其中香港上市72起,美国上市15起,其余市场9起;2015年共有358家中国企业在境内外实现IPO,数量同比上升36.12%,创出近三年来新高。

      进入2016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高度,然而增长速度却并没有出现质的提升。面对着中国经济增速的下降和信贷收缩,公司们也逐渐减少他们的开支。私人投资的巨量减少,私有企业的贷款率逐渐上升,中国经济亮起警示的黄灯。

      一方面,国内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竞争越发激烈,市场对提高产品品质、质量、品牌等要求不断提高,倒逼着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但另一方面,企业在成本等方面面临着较重负担,使得企业“痛感”较为明显。


  • 曹德旺“跑路” 戳中了中国实体经济哪些痛点2

    55xxxxxxxxxxxx.jpg

     1. 承受不住的高税费

      根据财政部规定,我国目前增值税最高税率为产品增值额(小规模纳税人除外)的17%,最低为3%。除了缴纳所得税、增值税、消费税等税收之外,我国部分企业还要在此基础上缴纳约13%的附加税费,包括7%的城市维护建设费、5%的教育附加费和1%的防洪费。

      2. 各项成本不断攀升

      波士顿咨询公司对全球前25位领先出口经济体作过四个重要方面的分析,他们认为飞涨的劳动力和能源成本削弱了中国的竞争力。过去一直被认为是低成本制造业基地的几个经济体由于多项因素结合,自2004年来面临着成本优势大幅减弱的压力。目前据估计,中国相对美国的工厂制造业成本优势已经减弱。

      3 创业贷款融资难

      目前金融机构投放贷款优先考虑大项目、大企业以及房地产等行业,而投向民营、小微企业的贷款比较少,民企信贷资源被挤占的现象比较明显,其融资成本也显著高于国有企业。

      4. 房地产市场对实体经济的冲击

      在这一轮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暴涨中,房价和房租上涨的副作用已经开始显现。以深圳为例,由于高房价,产业转移已经在加快进行,最先是所谓的技术含量较低的低端制造业,随后是技术含量高的制造业。


  • 一再减负 企业为什么还是感觉负担重呢?3

    57xxxxxxxxxxxx.jpg

      中国近年来不是一直在减税吗,为什么企业感觉负担还是重?问题究竟出在哪儿?据了解,因为不同税种的计税依据不一,税率设定也不同,衡量企业税负轻与重,不能片面看税率高低,而应多维度综合客观衡量,包括将企业自身经营状况和税费减免情况等都纳入考量。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我国1994年税制改革以后,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就是17%,20多年来一直没有变。这些年来,国家出台的减税政策很多,烟酒、燃油等消费税虽然有所上调,但总体上对制造业的影响有限。

      地价、电价成本猛增。很多城市的地价,不断往上翻,上涨几倍甚至十几倍。制造企业投资建厂,成本会增加一大块。而电价附加的费,全国性的就有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等5项。

      收费总额不断增加。对企业的收费,有的项目虽然原来就有,但收费总额增加。比如,企业需要缴纳教育附加、“五险一金”、残疾人就业保障基金、工会费等等。以残保金为例,根据一些地方的规定,按照本地区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交纳比例,一般是1.7%左右,专项用于残疾人就业。但一些企业反映,当地残疾人劳动力资源不足,就业保障金变相成了“为了收费而收费”。这项基金政府收上来后,很多地方发现收得太多根本用不完,只能“趴在账上睡大觉”。后来,政府对资金的用途作出改变,规定可以由财政根据需要调剂使用。


  • 该如何“留住”实体企业?4

    47.jpg

      持续加大力度减轻税负 2017年要大力振兴实体经济

      今年5月,中国全面推开“营改增”,承诺“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中国高层亦多次提出引导社会资金投入实体经济。

      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更进一步明确,大力振兴实体经济。

      按照中央确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规划,降税减负是重要抓手之一。

      要继续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同时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以及用能成本、物流成本。这些措施均剑指企业运营成本较高的“痛点”,要为企业创造更为优化的营商环境。

      税负下降还有空间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表示,目前我国企业的实际税费负担率接近40%的水平,称之为“死亡税率”并不夸张。眼下税负不合理主要反映在:所得税比较重,所得税还存在下调空间;劳务税比较高。劳务税指的是“五险一金”;所有与房地产相关的税费,都应下调。

      还有专家认为,近年来减税力度不断加大,未来还有降税空间。中央经济工作会也提出,明年要加快推进国企、财税、金融、社保等基础性关键性改革,更好发挥经济体制改革的牵引作用。

     解决成本问题是关键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国内制造业遇到了一些瓶颈,如资源瓶颈等等。要帮助企业降税、降负,政府可以运用财政手段,增加财政补贴,以降低企业的成本。国内人口呈现老龄化趋势,若延迟退休政策可实施,有利于提供更多有效的劳动力供给,减少劳动力成本。

      房地产市场需降温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做出这样的阐述。2016年,一二线热点城市房价一度迅猛上涨,专家指出投资投机是其幕后黑手之一。住房大范围成为投资品、投机品,成为牟求暴利的工具。

    规范赚快钱的商业模式

      P2P在中国一下子涌出来数千家,轻而易举得到投资人的投资,卷钱跑或是破产倒闭。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只有通过法律、社会教育让大家认识到经济的本质,去除赚快钱的心理,把更多的创新、资金转向实体,这样子,在资源支撑下,实体经济才有希望。


今日话题

全部话题
扫码分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