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红利让创业者获得感更强

来源:中国青年报时间:2017-01-10 15:06:37

  2016年,创业潮起潮涌,人们纷纷投身其间,各级政府亦倾心扶持。然而,创业政策是否符合规律,效果到底如何?值得考量。

  创业资源保障更接地气

  2015年年底,读大三的钟立亮和朋友开了一家舞蹈培训机构,听说当地政府设立了大学生创业扶持资金,他向学校、教育局、财政局咨询一圈儿后,提交了不少材料,资金却止步于论证环节,几个月后,他得到的答复是“项目科技含量不高,不予放贷”。

  2014年大学毕业,来自江西的刘洋投身互联网创业,致力于社区电子商务探索。在做好线上业务的同时,他尝试开展线下业务,需要贷款10万元用于产品推广,但因为没有资产可作抵押,也没有人出面作担保,刘洋的贷款之路屡屡碰壁。

  在宁夏银川,致力于推广汉字书法的创业者王普访想开办一所培训学校,面对几十万元的前期投资,他找遍各大银行,最后不是因为贷款利息过高、就是缺乏担保而不成,贷款之路步步维艰。

  面对创业者“融资难”,政府量身定制相关政策,及时破解现实障碍。2015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形势下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国发〔2015〕23号)指出,“将小额担保贷款调整为创业担保贷款,针对有创业要求、具备一定创业条件但缺乏创业资金的就业重点群体和困难人员,提高其金融服务可获得性,明确支持对象、标准和条件,贷款最高额度由针对不同群体的5万元、8万元、10万元不等统一调整为10万元。”明确规定了借贷金额,让有条件的创业者得以享受到最高借贷额度作为起始资金。

  江西省出台《关于促进青年创业若干措施》中指出,扶持青年“互联网+”创业,省级“互联网+”专项引导资金中给予30万~100万元创业资金支持。对年营业收入首次超过4000万元、1亿元的新业态企业,从省级“互联网+”专项引导资金中分别给予50万元、100万元奖励。

  在银川市金凤区,为切实解决小额担保贷款金额小、期限短,解决贷款找不到担保人等问题,进一步满足创业者在各个阶段的融资需求,2016年8月出台的《金凤区创业创新奖励扶持贷款方案》明确,将通过与合作银行签订协议,共同开发金凤区“创梦”贷款产品,打造“小额贷款+商业贷款+政策奖励”的创新型贷款模式,对于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申请“创梦”贷款的金额可达50万元。

  创业指导久久为功

  前几年,兰州嗅狗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王伟贞,参加了许多“双创”比赛,希望自己获奖的参赛项目可以得到政府的指导、支持和孵化,然而,结果却往往不尽如人意,他发现,参加这些比赛对项目发展实质性的帮助并不多,“往往是奖领了,奖金发了,也就没啥事了”。

  2015年开设互联网餐厅,大学生创业者吴昊运用手机付款或众筹用餐技术开启创业之路。一段时间一来,吴昊发现这种支付手段并不为大多数人接受,餐厅很快就关张了。吴昊反思,没有对市场进行深入考察是失败的主要原因。“如果当初有人能指点一下,可能就会少走很多弯路。”他感叹说。

  为贯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5〕36号)精神,教育部决定,在各地各高校创新创业导师人才库的基础上,建设全国万名优秀创新创业导师人才库。目前,浙江、陕西、天津、北京、山东等省市均面向全社会征聘创业导师指导帮助创业者创业,开展“一对一”的创业指导和服务。

  在各地,创业指导越来越贴近创业者需求。银川市金凤区北京中路街道办事处在安居苑社区,去年成立了银川首家社区创业超市——“580创业超市”。超市里不单有各种创业政策及落实渠道,还常驻创业导师进行定期辅导。目前,这个街道已培养了上百名创业者。银川市还在各街道乡镇打造了“零距离”社区创业服务体系,让想创业的居民很容易就能了解到创业政策,及时解答创业所惑。

  在甘肃金昌,创业辅导也更接地气。谢昌旭是甘肃有色冶金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三学生,也是“甘肃豆荚特色产品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他的公司创办后不久就入驻了甘肃省级众创空间“紫金家园”,校方除了重视创业场地、资金的提供,也十分重视对创业团队进行创新创业指导。

  该众创空间与国内知名创新创业机构“北京创大”合作,由来自北京的创业导师对创业者进行创业思路、公司运营、营销策略等专业辅导,谢昌旭一有问题,就能直接联系自己的导师,很多困惑一经点拨,都能解决在萌芽中,团队也受益匪浅,化解了很多创业风险。

  近年来,全国范围的创业指导也在陆续开展。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中国人民大学等机构联合发起的“青春启航计划——大学生就业创业大型公益项目”,在指导大学生创业就业方面也起到了显著的作用。数据统计显示,自2016年3月以来,已有约45.9万名大学生接受到该项目提供的创业就业指导。

  众创空间不合格要受罚

  西北师范大学广播电视编导系毕业的李斐,一毕业就带着自己的工作室入驻了兰州斯曼众创空间。“硬件设施比在学校时强很多,空间也大,只是创业氛围没有在学校时好。”

  2013年,李斐注册了传媒文化公司,同年10月入驻中和大学生创业孵化基地,业务从一开始的单一拍摄到后来的多元化发展,尤其是在毕业季,开展了很多业务,如毕业季微电影、毕业写真、学士服租赁,毕业纪念册、毕业扑克牌等纪念品制作。

  “许多铁哥们都是在那时候认识的,一起工作,一起熬夜。现在的众创空间,很多办公区常常是空的。”相较于大学里创业孵化基地的热气腾腾,李斐觉得一些众创空间还是有些萧条。

  更有奇葩现象见诸媒体。在一些地方,众创空间建设高大气派,而真正的创业者却并不多,甚至一些众创空间成了大学生复习考研、考公务员的自习室。如何让重创空间真正成为创业者之家,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思考努力。

  对此,浦东创新研究院研究员宋娟认为,众创空间建设应体现市场需求,不是地方政府政绩工程的道具。“有些地区把建设众创空间数量当作硬指标,吸纳了一批盯着政策优惠、成长性较差、功能性较低的众创空间,这只能形成表面繁荣,拔苗助长,难以从实质上促进创新创业的发展。”她说。

  2015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指出,推荐成立时间在半年以上、模式新颖、运营良好的众创空间进行备案。经备案的众创空间将会向社会公布,并纳入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的管理和服务体系。同时,要对已纳入国家孵化器管理体系的众创空间,着重从专业化服务的角度加强阶段性考核监管。

  此政策出台后,各地政府相应跟进细化。2016年10月,兰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印发了《兰州市众创空间认定管理办法(试行)》。该办法明确,市级众创空间要具备面积不少于500平方米,入驻10个(含)以上小微企业或创业团队,带动就业50人以上等条件。此外,还要根据众创空间年度开展的培训辅导情况、入驻备案的团队数量和业务情况等指标进行绩效考核。

  兰州市的此项办法还直面众创空间不作为的问题,进一步明确了对众创空间的奖惩制度,将考核合格的市级众创空间,纳入扶持范围;年度考核不合格的,提出警告并给予一定帮扶指导,对连续两年考核不合格的,取消“兰州市市级众创空间”称号。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马富春 实习生 黄昕 王雅君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1月10日 09 版)

责任编辑:刘延清
上一篇:徐强:内向技术男VR领域10年蜕变
下一篇:2016:创业投资市场大变局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